<th id="5l5vj"></th><span id="5l5vj"><video id="5l5vj"><span id="5l5vj"></span></video></span>
<th id="5l5vj"></th>
<th id="5l5vj"><noframes id="5l5vj"><th id="5l5vj"></th>
<progress id="5l5vj"><noframes id="5l5vj"><progress id="5l5vj"></progress>
<span id="5l5vj"><address id="5l5vj"></address></span>
今天是:

晚清外交:通州五百名上層婦女羞憤自盡

文章摘自:《辛亥革命》
  作者:(美)阿瑟·賈德森·布朗
  出版社:中國人民解放軍出版社
  版次:2011年10月第一版
  本書簡介:本書正是以這些日記為基礎寫成,從工業和商業、政治和外交、教育和宗教、憲政改良和社會變革等各個方面,描摹了一個不同于我們想象的晚清,并真實地再現了晚清至辛亥革命期間,中國高層政要之間談判、斗爭、抉擇的珍貴細節。作者使用的大量一手材料,尤其是引用的一系列數據,在國內辛亥革命研究著述中前所未見,具有極高的史料價值……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當年的總理衙門

傳教士無意中成為西方銷售商的“代言人”

現代交通的便利激發了巨大的變革性能量。西方制造商紛紛將蒸汽機、電器設備、省力機械、機車以及其他許多西方發明家開發、創造的產品銷入中國。

在這項貿易當中,傳教士們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盡管這不是他們的初衷,他們也不想從中撈取什么好處。

為了說明這個傾向,我再舉幾個生活中的例子。

第一個例子,有一個有點身份的中國人看到了傳教士腕上戴著的手表,便要求傳教士割愛,他想買了去——市場就這樣產生了,于是西方國家所有的手表和鐘表公司便發現了這種需求,他們立刻行動起來,把他們的產品賣到中國。

第二個例子,中國的婦女們見到傳教士的妻子使用縫紉機縫制衣服,覺得縫得又快又好又省力,她們也想要這種新鮮的好東西。她們的需求又吸引了西方的制造縫紉機的廠家。中國的市場需求是如此的廣大,以至于最近有美國一家公司特地為一位傳教士開出了15000美元的高薪,只要他答應出任該公司的中國區銷售主管。結果卻遭到了這位傳教士的拒絕,因為他到中國并不是去賣什么縫紉機的。

第三個例子,中國人看到傳教士家中點著煤油燈,很亮堂,他們開始對自己的照明燈具不太滿意了,他們過去通常的做法是往碟子里倒上菜油,碟子中間放上一塊碎布,把浸了油的布頭挑出來點燃,之后滿屋子將彌漫著嗆人的煙味,可是屋子里的光線還是很昏暗。用上了西方的洋油燈之后,他們就對過去的舊式生活不再心滿意足了。如今的中國,不管是在青磚瓦房還是簡陋小屋中,洋油燈都已經非常普及了。中國鄉下的農村四處都能看到美國石油公司出產的那種5加侖容量的油罐。

近幾年,美國對中國的出口不斷增長,出口總額已經高達1450萬美元。

洋貨充斥中國

幾年前,俄勒岡波特蘭的一家面粉公司,往香港派了一名代理商負責向中國南方推銷他們的面粉。一開始,由于中國的南方人吃慣了米飯,美國公司的面粉在那里不受歡迎,銷量很有限。然而這位代理商沒有放棄努力,他想方設法推銷公司的產品,不斷向中國人贈送面粉樣品,不斷解釋美國面粉的好處,鍥而不舍,孜孜不倦。他努力了幾年時間,投入了數萬美金,已經在中國南方地區打開了良好的市場局面。如今這家公司為了確保中國南方市場的需求,其所有的磨坊都要開足馬力,24小時不停歇地生產,這位成功的銷售商每年的銷售利潤也增加到了6位數。

目前,美國種植棉花的農場主們也以中國為主要的海外市場。在中國,只有有錢人才穿得起絲綢,大部分的老百姓都穿棉布衣服,如此巨大的市場需求使得美國的棉紡工廠將更多產量投向中國。美國棉紡工廠在中國的銷量已經超過了世界上其他國家的銷量總和。

基于同樣的理由,中國也順理成章地成為了其他西方列強最重要的出口市場。中國國內最主要的繁華都市到處都活躍著來自歐洲和美國的代理商的身影,他們的努力讓中國內陸的最偏僻的鄉村小鎮也能見到產自西方工廠和田間的洋貨。由于西方制造的產品銷路都極好,精明的中國商家們也開始大批購進這些炙手可熱的歐美產品,充當起了二級代理商。

中國已經是一個充斥著洋貨的國度。

舉個河北威縣教堂的例子,它的建造過程很能說明問題,這是一個具有標志意義的典型。教堂匯聚了當時在華流行的各國產品:杉木橫梁產自美國俄勒岡,玻璃產自比利時,水泥產自英國,鋼板和鋼筋產自德國,只有比較沒有多少技術含量的墻磚是當地燒制的,松木長椅是從中國東北運來的。

在通商口岸,在外國租界,夜間到處都是燈火輝煌,流光溢彩;在中國做買賣不再有地理的阻隔,一個電話傳千里。中國的達官貴人們,看到這些璀璨明亮的電燈,傳達信息便利的電話,心中自然神往。

已故的慈禧老太后曾經有一次在頤和園設宴招待各國公使。宴席上貴賓們有的手拿謝菲爾德牌餐刀切著約克火腿,有的手捧德國高腳玻璃杯,啜飲著美味的法國紅酒。

10到20年前,中國各個階層的人們還習慣于刀耕火種的農業社會的生活,如今卻學會了使用蒸汽機和電器設備,愛上了俄勒岡的面粉,芝加哥的牛肉,匹茲堡的泡菜和倫敦的果醬。他們親身體驗到了西洋的諸如電線、鋼釘、餐具、藥物、顏料和各種化學品的不同實用價值。

貧富兩極分化加劇

而今,中國人早已不再滿足于一律從外國進口的現代化產品,他們開始自給自足。從凈水設備到蒸汽設備,再到發電設備以及各種制造設備,他們都建造了自己的工廠。

西方傳教士們的游說成功改變了中國人關于挖掘大地會觸犯神靈的傳統觀念,而國外的采礦公司也指明了什么樣的富礦層可以開采,中國人正在一步步地建立屬于自己的石油和采礦公司。中國政府毫不吝嗇在開采礦產資源方面的資金投入,他們成立了一個官方的探查和分析機構,專門聘用從美國頂尖工程學校畢業歸國的人才擔任主管。

中國由此迎來了一個全新的商業發展時代。變化最快、最明顯的莫過于中國的城市。拿北京來說,整齊規劃的街道、人行道、下水道,其他的代表現代化程度的,諸如有軌電車、電話、電燈,以及身著統一制服的警察等,可謂一應俱全。中國很多其他城市也都經歷了類似的變革。整潔漂亮的馬路不再是通商口岸和租界的專屬,這些漂亮的馬路在中國的天津、南京、濟南、青州以及其他城市都能見到。

但迄今為止,只有極少數人從這個廣闊的市場中獲得巨利。不客氣地說,在這個大市場中每出現一個從中聚斂到巨額財富的人,就會相應地造就出一萬名窮苦人。窮人們衣不蔽體食不果腹,野心勃勃的外國商家們卻為兜售產品而極盡宣傳之能事,他們在店鋪中塞滿各式各樣十分誘人的、窮人們卻可望而不可即的商品?,F在,這種矛盾正變得越來越尖銳。

中國社會現在特別需要提高其世俗生活的精神性,把人們從沉湎于物質追求的卑下層面解救出來。中國人在新時代應該被教導不僅要適應有火車、汽輪的生活,還要建立起新的理想,沒有比這更為迫切的事情了。

可笑與無奈的晚清外交

“擇吉日相見”——讓西方特使受夠了的晚清外交

鴉片戰爭之后的半個世紀以來,西方各國為維護他們的在華利益以及謀求大清王朝對他們利益的認可方面做出了很多努力,但是基本上都遭到了大清政府或是和善或是慍怒的反對,大清王朝的“打太極拳”和“當頭棒喝”導致了一場又一場戰爭,西方人最終使用武力使大清王朝的統治者們表示了屈服。

但是,大清王朝受到天朝上國的思維定勢的影響,仍然不會那么痛快地處理外交事務,通常情況下,每一位西方國家的特使均被禮貌地告知,由于政務繁忙,大清政府的官員們暫時無法接見他們,并舉行相關商討會議,清朝政府對此造成的不便表示真誠的歉意;與此同時,大清政府的官員們又會表示,一俟有閑,當選定“吉日”相見。正常結果是無止境的拖延,西方的特使們受夠了這種等待,便決定打道回府。這時,清朝官員又照舊是一副讓人覺得“他們表示歉意”的官腔回復。

福斯特在《美國的東方外交》一書中給我們舉了一個例子,中國最擅長拖延戰術的兩廣總督葉名琛在1854年1月對美國駐華公使馬沙利說道,借此時機,我向您表達我衷心的祝愿,并且相信,您對我們的祝福仍會一如既往。許多歐美外交官都有過類似經歷。

清政府用拖延戰術來對付西方外交官的做法,在1858年《天津條約》簽訂后,有所收斂,西方人在中國的境遇也因此得到了明顯改善。西方列強強迫清政府承認西方國家可派公使進駐北京,西方人在中國有游歷、貿易的權利,并可在中國更多地區居住的權利。并在衛三畏博士的大力支持下,法國公使率先正式向清政府提出“允許傳教”的要求,基督教因而在中國有了合法地位。

西方私自篡改《天津條約》?

有很多人說,《天津條約》談判時,允許基督教自由傳教的條款是西方國家私自加進去的。衛三畏博士的助手、曾參與談判的丁韙良博士對此作了說明:

《天津條約》中那個著名的寬容基督教的條款5是西方國家私自強行加進去的說法不符合事實。清政府實際上在1845年就公布了有關宗教寬容的法令,而且在《天津條約》簽訂之前,西方國家的傳教士們已經在通商口岸做了十多年的準備工作,這些足以讓清政府認清傳教團的性質。清政府對于基督教并不是完全的排斥態度,天主教在幾個世紀之前就已經傳入中國,被很多中國人熟知,他們在中國一直有固定的傳教點,這一點得到了清政府的默許。在《天津條約》談判現場,清政府的官員和列強的使者對于“傳教自由”的議題有充足的考慮時間,議題草案是經過了長達一周時間的連續討論后才最終簽訂的。而且,我們也不是第一個提出宗教寬容這個議案的,就在6月13日清政府與俄國簽訂的條約中(比我們提前5天),便詳細規定了清政府對東正教的宗教寬容,但未提及天主教和新教。關于基督教傳教自由的這個條款是衛三畏博士親自加入條約中的,美國與清政府在天津簽訂的條約,第一次將基督教的傳教自由以合法形式保障下來,衛三畏博士在談判現場向清朝官員闡釋了基督教箴言的意義,以便他們更加清楚地了解這個條款的真正意義。衛三畏博士的公開和坦誠,讓清朝官員們同意了這一條款,關于這一議題的談判時的融洽氣氛,在整個《天津條約》的談判過程中真是少有,畢竟《天津條約》是列強強迫清朝簽訂的具有侵略性質的條約。

西方人眼中的總理衙門

1861年,西方列強的公使館相繼在北京建立。但這并不意味著西方國家在這個帝國的中心取得了立足點,相反,他們還是未能得到清廷的認可,他們嘗試與清朝中央政府開展外交活動的要求還是被不屑一顧地照拒不誤。

中國對于外交方面的認識可以說是非常落后,甚至有些不合時宜地后知后覺,西方國家的外交人員們很有耐心地、一步一步地、慢慢地迫使這個并不情愿按照現代國際關系原則行事的國家作出了一個又一個讓步,最終使她完全融入了國際政治的新規則中——現在清政府的公使和領事們已經在歐美各國首都和主要城市的使領館內辦公很久了;清政府為了便于與西方列強在外交機構上對接,在北京建立了專門的外交機構,中國人把它稱做“總理衙門”,全稱是“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它類似于美國的國務院。不過,“總理衙門”對于中國人來說,并非一個多么重要的機構,清政府對它控制得十分嚴密,以至于丁韙良博士將其比喻為清政府的一顆微調螺絲,而英國樞密院議長索爾茲伯里則將其比做一臺機器,一臺專門記錄清政府所受壓力數值大小變化的機器。

總理衙門主要大臣議事

“洋鬼子”綽號的由來

A.H。史密斯在《今日的中國和美國》一書中記錄了中國駐華盛頓公使幾年前在芝加哥的一次演講。中國公使在演講時說道:

過去25年中,大清臣民在美國遭歹徒殺害的人數,遠遠超過在中國動亂中喪生的美國公民人數的總和……每一位在中國被暴徒無辜殺害的美國人,都得到了中國政府的賠償,兇手也均被正法。對于美國政府在保護華人方面的表現,我不得不遺憾地說,我根本記不起來有哪一次,在暴徒對華人行兇后,是被美國政府依法處置的。在所有傷害華人的案例當中,美國政府對中國遇難者作出賠償的,只有兩次。6

了解了以上事實,還不足以明白為什么白人會被中國人冠以“洋鬼子”的稱號,謙恭禮讓的中國人一般不會隨隨便便給別人起帶有侮辱性的綽號的,他們這樣做,是因為他們受到白人的傷害實在太多。盡管一個個通商口岸被迫開放,一項項不平等條約被迫簽訂,但西方人依然不滿足。他們多次公然討論起了瓜分中國的計劃,西方國家的報紙雜志充斥著“中國的哪個最富庶地區該由哪個西方強國掌管”的辯論,西方列強已經完全不將中國這個古老的東方大國放在眼中,大清政府的存在在列強眼中被視如無物。

駐美公使伍廷芳

中國駐歐美各國的使領館都據實地將上述詳細情況向北京方面作了匯報,中國的英文報紙也以加上按語的方式、有選擇地刊登了關于瓜分中國的部分辯論文字。有了上面的諸多信息來源,中國的有識之士迅速認識到,他們的國家已成為西方列強眼中的“東方之待宰羔羊”。

怒寫戰斗檄文,慈禧開戰八國聯軍

慈禧太后曾在她那篇有名的對西方列強宣戰的檄文中痛斥列強的侵略行徑:

我朝二百數年,深仁厚澤,凡遠人來中國者,列祖列宗罔不待以懷柔。迨道光、咸豐年間,俯準彼等互市,并乞在我國傳教;朝廷以其勸人為善,勉允所請,初亦就我范圍,遵我約束。詎三十年來,恃我國仁厚,一意拊循,彼乃益肆梟張,欺臨我國家,侵占我土地,蹂躪我人民,勒索我財物。朝廷稍加遷就,彼等負其兇橫,日甚一日,無所不至。小則欺壓平民,大則侮慢神圣。我國赤子,仇怨郁結,人人欲得而甘心。此義勇焚毀教堂、屠殺教民所由來也。朝廷仍不肯開釁,如前保護者,恐傷吾人民耳。故一再降旨申禁,保衛使館,加恤教民。故前日有“拳民、教民皆吾赤子”之諭,原為民教,解釋夙嫌。朝廷柔服遠人,至矣盡矣!然彼等不知感激,反肆要挾。昨日公然有社士蘭照會,令我退出大沽口炮臺,歸彼看管,否則以力襲取。危詞恫嚇,意在肆其猖獗,震動畿輔。平日交鄰之道,我未嘗失禮於彼,彼自稱教化之國,乃無禮橫行,專肆兵監器利,自取決裂如此乎。朕臨御將三十年,待百姓如子孫,百姓亦戴朕如天帝。況慈圣中興宇宙,恩德所被,浹髓淪肌,祖宗憑依,神祇感格。人人忠憤,曠代無所。朕今涕泣以告先廟,抗(慷)慨以示師徒,與其茍且圖存,貽羞萬古,孰若大張韃(撻)伐,一決雌雄。連日召見大小臣工,詢謀僉同。近畿及山東等省義兵,同日不期而集者,不下數十萬人。下至五尺童子,亦能執干戈以衛社稷。彼仗詐謀,我恃天理;彼憑悍力,我恃人心。無論我國忠信甲胄,禮義干櫓,人人敢死,即土地廣有二十余省,人民多至四百余兆,何難減比兇焰,張我國威。其有同仇敵愾,陷陣沖鋒,抑或仗義捐資,助益儴項,朝廷不惜破格懋賞,獎勵忠勛。茍其自外生成,臨陣退縮,甘心從逆,竟作漢奸,朕即刻嚴誅,絕無寬貸。爾普天臣庶,其各懷忠義之心,共泄神人之憤,朕實有厚望焉!

不管哪個國家,在遭受危機時,其領袖能說出這番話,都是出自其洶涌澎湃的愛國心的激勵。

慈禧太后頒布了如此慷慨激昂的宣戰性質的檄文后,八國聯軍大舉進犯中國。北京淪陷,慈禧外逃,之后又是一系列屈辱的不平等條約。所有這些,都讓中國人明白了他們無力反抗西方先進的現代軍事裝備,也使他們明白了要想同西方對抗,就必須學習西方人的技術,必須如此。戰敗,盡管對于戰敗國來說是可恥的,但并不一定會造成戰敗國同戰勝國之間的深仇大恨??墒菍τ谥袊鴣碚f,從她所遭受的痛苦來看,卻并不僅僅是戰敗這么簡單。

573名婦女羞憤自盡

《日本郵報》編輯刊發的弗蘭克·布林克利的一段話中講道:

當得知在中國的40名女傳教士和25名兒童被義和拳民屠殺的消息時,西方人士無不悚然動容。但是八國聯軍在中國所犯下的暴行,有過之而無不及,甚至猶如天壤之別。僅在通州一地,在這座中國未設一兵一卒抵抗的城市中,就有573名中上層婦女因不堪忍受聯軍士兵污辱羞憤自盡,而同樣受辱的下層婦女們,則只能忍氣吞聲。當西方士兵本身的所作所為意味著野蠻和殘暴的時候,他們還有什么資格去控訴中國義和拳的野蠻行徑?

氣勢洶洶的西方列強侵略軍

在掠奪財物方面,這些所謂的來自“西方高度文明、教化的國家”的士兵們表現出了十足的強盜行徑。一位北京居民聲稱:“要說洋鬼子把北京城內大大小小房子全都挨個搜了個遍,有些夸張。北京城里到處都是些不起眼的小巷小弄,還有那么多走不通的死胡同,總有洋鬼子發現不了的地方。但是,北京城里的所有衙門,洋鬼子都沒有放過,他們拿的拿,砸的砸,弄得是一片狼藉,衙門到最后全都剩下一個空殼子?!奔词故怯糜诳茖W研究和宗教祭祀的場所也未能幸免于難,北京著名的古觀象臺被洗劫一空,所有重要的儀器均在德、法公使館官員的授意下被一件件拆下、鋸下,然后運回國內,這幫強盜把儀器弄走了還不算,還將雅潔的臺址破壞得面目全非。如此糟蹋這樣一個古老的天文研究機構,實在令所有有良知和正義感的文明人發指!

讀完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網友評論

更多》

發表評論

熱門文章

隨機推薦

Copyright ?2007-2014 cnguagnw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13012089號-3 魯公網安備37028102000455
??v,乱中年女人伦av二区,亚洲区宗合区小说区激情区
<th id="5l5vj"></th><span id="5l5vj"><video id="5l5vj"><span id="5l5vj"></span></video></span>
<th id="5l5vj"></th>
<th id="5l5vj"><noframes id="5l5vj"><th id="5l5vj"></th>
<progress id="5l5vj"><noframes id="5l5vj"><progress id="5l5vj"></progress>
<span id="5l5vj"><address id="5l5vj"></address></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