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5l5vj"></th><span id="5l5vj"><video id="5l5vj"><span id="5l5vj"></span></video></span>
<th id="5l5vj"></th>
<th id="5l5vj"><noframes id="5l5vj"><th id="5l5vj"></th>
<progress id="5l5vj"><noframes id="5l5vj"><progress id="5l5vj"></progress>
<span id="5l5vj"><address id="5l5vj"></address></span>
今天是:

飛行學院腐敗窩案:官員濫權致飛機使用費暴漲6000萬

飛行學院教學畫面。 資料圖

原標題:飛行學院“坍塌式腐敗”探源

一所被譽為中國民航飛行員“搖籃”的高校,隨著原院長的被查,呈現出了該校十幾名高校官員落馬的“坍塌式腐敗”

法治周末記者劉希平

發自湖南岳陽

2017年7月20日,四川廣漢。一場聲勢浩大的“以案釋紀明紀、嚴守紀律規矩”警示教育專題學習會,在中國民航飛行學院召開。

兩年前,我國民航系統掀起一股反腐敗風暴,而作為培養中國民航飛行員“搖籃”的中國民航飛行學院(以下簡稱:飛行學院),在原院長被查后,呈現出的是該校十幾名高校官員相繼落馬的“坍塌式腐敗”。

而在千里之外的湖南岳陽,隨著一樁樁案件的宣判,一些涉及飛行學院落馬官員的系列腐敗案,開始慢慢地浮出水面。

“多米諾”效應

院長落馬牽出十余學院官員

2014年9月,一場反腐風暴,打破了飛行學院校園的沉寂。

資料顯示,飛行學院前身是創建于1956年的中國民用航空局航空學校,同年9月,更名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十四航空學校,后又以中國民用航空高級航校、中國民用航空飛行??茖W校為校名。1987年11月,升格為本科院校,更名為中國民用航空飛行學院。

這家直屬中國民用航空局的普通高校,有著中國民航飛行員的“搖籃”、中國民航管理干部的“黃埔”之稱,地處四川省廣漢市。

2014年9月23日,飛行學院紀委監察處對學院教職工發布通知:“鄭孝雍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已接受調查,如有知情者,請與專案組聯系?!?/p>

此通知中提及的鄭孝雍,時任飛行學院院長。之前,中紀委專案組已進駐飛行學院,鄭孝雍已被帶走調查。

鄭孝雍被調查的消息正式公布后,飛行學院的一些其他官員開始徹夜難眠,有的惶惶不可終日,有的則開始找行賄人退回數百萬元的賄款。

令人意外的是,鄭孝雍被調查后,立即在飛行學院產生了反腐敗“多米諾”效應。之后,該院一批管理層人員先后被帶走調查。

經最高人民檢察院指定,湖南省岳陽市檢察機關負責偵辦飛行學院的系列腐敗案。

2014年11月14日,岳陽市人民檢察院對飛行學院副院長吳旭勇涉嫌濫用職權、受賄一案立案偵查。同月18日,岳陽市人民檢察院辦案人員到達飛行學院,通過飛行學院領導約談吳旭勇,并將吳旭勇帶至岳陽市人民檢察院調查。

隨后,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發布消息,駐交通運輸部紀檢組對中國民航飛行學院原院長鄭孝雍(正局級)、副院長吳旭勇(副局級)、副總會計師劉洪元(正處級)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立案調查,并移送司法機關采取強制措施。

法治周末記者在采訪中掌握的名單顯示,在這場反腐風暴中落馬的飛行學院官員至少有10名,他們分別是飛行學院原院長鄭孝雍,原副院長吳旭勇、張澤龍,原院長助理次生貴,原副總會計師劉洪元,規劃建設處原副處長張劍光、王天國、潘翔,規劃建設處計劃科原科長龔利潤,飛行學院廣漢分院原副院長任紅文。

“一個飛行學院一下子查出了這么多的貪腐官員,這在當地引起了不小的震動!”一位知情人士對法治周末記者說。

濫用職權

飛機使用費暴漲六千萬

法治周末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在飛行學院系列腐敗案中,原副院長吳旭勇除被認定受賄罪外,他還被檢方指控濫用職權罪。而他之所以犯濫用職權罪,與他代表學院簽訂的一份協議有關。

據了解,飛行學院是中國民用航空總局舉辦的培養高等學歷民航飛行人才的事業單位,主要業務范圍包括本科、???、研究生學歷教育,繼續教育、專業培訓、模擬機訓練、飛機維修與學術交流等。

依照財政部、民航總局1992年頒發的《關于民航飛行學院分配飛機駕駛員實行收取飛行訓練直接費的批復》《關于民航飛行學院實行分配飛機駕駛員畢業生收取飛行訓練直接費的通知》等文件規定,自1993年起,飛行學院開始向航空公司等送培單位收取飛機駕駛畢業學生學生訓練直接費。

經四川省發改委等部門批準,2006年至2011年,飛行學院向航空公司收取的學生訓練直接費的收費標準初級教練機為每小時2580元。經民航總局批準,2006年,飛行學院準備購進60架塞斯納172R型飛機用于教學,但購機所需資金由飛行學院自行解決。

昆明星耀高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鄧某得知信息后,便找到時任飛行學院院長的鄭孝雍,請求與飛行學院合作,由飛行學院以融資租賃方式購買飛機。經飛行學院2006年度第四次院務會集體研究決定,同意引入星耀公司資金購買60架172R型飛機,由飛行學院向星耀公司支付飛機使用費,但要求適當控制星耀公司的投資回報率,并確定以飛行空中時間作為支付星耀公司飛機使用費的計時標準。

2007年至2008年,星耀公司出資購買60架172R型初級教練機陸續交付給飛行學院使用。根據合同約定,飛行學院應在2008年1月15日前支付2007年的飛機使用費。2008年1月初的一天,鄧某向鄭孝雍提出,飛行學院支付星耀公司飛機使用費的統計時間與飛行學院對學員的收費統計時間有很大差距,中間差了一個地面時間,請求幫忙修改。鄭孝雍表示同意幫忙。在此之前,鄭孝雍曾分多次收受鄧某給予的數額巨大的財物。隨后,鄧某向鄭孝雍提交了請求變更合同計時方式的報告,鄭孝雍在報告上簽名要求吳旭勇處理,并電話聯系了吳旭勇,表示同意鄧某提出的請求,具體事項交由吳旭勇辦理。

同月,吳旭勇在未按照《中國民用航空飛行學院合同管理規定(試行)》予以評審的情況下,召集了飛行學院機務處、財務處、飛標處、紀委、法律事務室等部門人員,就如何變更原合同計時方式與鄧某進行談判。吳旭勇在會上首先表示鄭孝雍和他都同意變更原合同計時方式,與會人員均未發表反對意見。此后,與會人員對如何變更計時方式進行了討論,達成了一致意見。

吳旭勇向鄭孝雍匯報了談判情況及談判結果。鄭孝雍表示同意,并于2008年1月8日簽發法定代表人授權委托書,授權吳旭勇按談判的結果與鄧某簽訂補充協議。經司法會計鑒定,按照補充協議造成飛行學院2007年至2014年6月25日多支付星耀公司飛機使用費人民幣6860余萬元。在飛行學院與星耀公司簽訂、履行合同過程中,吳旭勇分6次收受鄧某所送共計12萬元好處費。

利益均沾

工程培訓成受賄“重災區”

記者瀏覽相關判決書發現,在飛行學院的系列腐敗案件中,幾乎每一起受賄案件都涉及到學校的項目工程建設。

飛行學院規劃建設處本來是負責學院建設項目的規劃建設的,但該處的5名正副處長、科長均涉案受審。

岳陽市人民檢察院指控:2003年11月至2015年5月,張澤龍在擔任飛行學院規劃建設處處長、副院長期間,利用負責飛行學院基建工程項目發包、設備采購、工程款支付等職務之便,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李某等319人錢物,共計折合人民幣383余萬元、美元3.3萬元。案發前,張澤龍為掩蓋犯罪事實,共退還現金人民幣315萬余元給行賄人。

飛行學院規劃建設處原副處長張劍光,曾負責和參與經辦該院機場安全運行管理、機場安全整改配套設備采購、閬中機場前期項目建設等工作。2010年至2015年,張劍光利用在項目招投標、項目發包、驗收結算、付款審核等方面的職務之便,為他人謀取利益,多次收杜某飛財物共計48萬元。

除了利用學院工程發包撈取好處外,利用為航空公司培養飛行員的機會撈取好處費,也成了該校某些官員的“發財之道”。

2009年11月20日,飛行學院原院長助理次生貴退休,次日他被返聘為飛行學院模擬中心顧問。返聘期間,他保留除原飛行相關待遇以外的其他待遇,負責模擬中心的行政工作,工作職責與退休前一致。

2010年,次生貴在工作過程中發現奧凱公司飛行員短缺,且當年該公司未納入飛行學院的招收計劃,也錯過了自費生飛行員培訓計劃的申報時間,在這樣的情況下,次生貴與奧凱公司相關負責人商定,由次生貴幫忙為奧凱公司提供生源信息并安排進入飛行學院自費學習飛行,奧凱公司按學成之后到公司報到的學員數額每個向次生貴支付30萬元的費用。

2010年4月左右,次生貴安排王某、胡某、劉某甲負責收集、整理生源信息,并向時任飛行學院院長鄭孝雍提出,希望學院同意奧凱公司委托培養的自費生入學,鄭孝雍聽取次生貴的意見后表示同意,并安排次生貴具體負責該批自費生的招收工作。2010年9月初,次生貴、王某帶著奧凱公司副總裁魏某一起找到鄭孝雍,將奧凱公司出具的《關于推薦學生赴中國民航飛行學院學習的函》交由鄭孝雍簽字批示。2010年9月6日,飛行學院招生處根據鄭孝雍的批示向學院教務處、學生處、飛標處、財務處等部門下發了2010年飛行技術專業新生名單,奧凱公司自費生順利進入飛行學院學習。

2010年7月,因奧凱公司提出給次生貴的費用不能支付至個人賬戶,次生貴便與王某、胡某、劉某甲成立中翔職業技能培訓學校,并與奧凱航空公司簽訂委托招收、管理飛行執照培訓學生的協議,以收取奧凱公司支付的費用。

2011年1月30日至2012年8月14日,奧凱公司按照事先約定,采取銀行轉賬的方式,通過中翔職業技能培訓學校共計支付給次生貴610.5萬元。

監督乏力

權力封閉運行滋生腐敗

法治周末記者注意到,從去年開始,這些涉及飛行學院的系列腐敗案,開始陸續在岳陽市中院以及該市所轄的區縣法院分別開庭審判。

其中,飛行學院原副院長吳旭勇犯濫用職權罪、受賄罪,數罪并罰,一審被岳陽中院判處有期徒刑四年,湖南高院二審維持了一審判決;飛行學院原副院長張澤龍犯受賄罪,一審被岳陽中院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并處罰金100萬元;飛行學院原院長助理次生貴犯受賄罪,一審被岳陽中院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并處罰金200萬元;規劃建設處原副處長潘翔犯受賄罪,一審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六個月,并處罰金80萬元;飛行學院廣漢分院原副院長任紅文犯受賄罪,一審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并處罰金40萬元;規劃建設處原副處長張劍光,犯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20萬元;規劃建設處計劃科原科長龔利潤犯受賄罪,一審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30萬元。

就在岳陽市相關法院對飛行學院系列受賄案進行審判后,飛行學院現任領導層也開始對這些系列腐敗案展開了反思。

2017年7月20日,飛行學院召開一場“以案釋紀明紀、嚴守紀律規矩”警示教育專題學習會。

“要深刻反思發生在我們身邊的系列腐敗案件的慘痛教訓,要深入思考同樣的事情會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要時刻警醒一段時間以后腐敗現象是否會發生反彈,要以一種如履薄冰的感覺,讓警示教育成為一種長期性、常規性動作……”在警示教育專題學習會上,飛行學院現任院長關立欣的講話一針見血。

“近年來,發生在學校的系列腐敗案件,其涉案違法、違紀人員有許多共同特征。比如,都以權謀私、失職瀆職,都涉及對外交往、經濟犯罪,都與職務、權力關聯緊密?!憋w行學院黨委書記陳布科則深入分析案件原因,一方面是因為他們放松了對自己的要求,道德品行不端,黨性修養不高;另一方面是因為學校黨委重發展、輕黨建,管黨治黨不嚴、責任落實不到位,對腐敗發生的隱蔽性、嚴重性認識不足。

“同時,因為權力封閉運行,監督權責不對等,紀委不能實施有效監督,規章制度落實不到位?!标惒伎铺寡?。

有法律界人士認為,從飛行學院出現的“坍塌式腐敗”分析,腐敗高發區就在位高權重的規劃及培訓部門,因此對于一些權力部門或重點崗位必須要納入制度監管。

“如何造就制度籠子,如何讓權力持續長效地進入籠子?如何從機制體制上防范權力出籠?這才是遏制腐敗發生的治本之策?!边@位法律界人士說。


讀完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網友評論

更多》

發表評論

熱門文章

隨機推薦

Copyright ?2007-2014 cnguagnw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13012089號-3 魯公網安備37028102000455
??v,乱中年女人伦av二区,亚洲区宗合区小说区激情区
<th id="5l5vj"></th><span id="5l5vj"><video id="5l5vj"><span id="5l5vj"></span></video></span>
<th id="5l5vj"></th>
<th id="5l5vj"><noframes id="5l5vj"><th id="5l5vj"></th>
<progress id="5l5vj"><noframes id="5l5vj"><progress id="5l5vj"></progress>
<span id="5l5vj"><address id="5l5vj"></address></span>